您的位置:

首页 >> 旅游服务 >> 景区动态


夏日通天河

[ 作者:本站 | 发布时间:2011-03-14 | 浏览:299

]

盛夏,是激情燃烧的时节。喧嚣的城市袒露着灰色的肌肤,忍受着骄阳女王炽热的爱。街道的水泥路面荡起滚滚热浪,好像要喷出火来。酷暑中的城市真是让人无处可逃。

在这近乎“刻毒”的阳光下,有一个美丽的地方,却有着另外一种景象。不妨先从笔尖去感受她的一天吧——

这里的黎明静悄悄,万物还沉浸在梦乡中。当天际微微露出鱼肚白时,百鸟开始了鸣唱。不知是哪只美丽精灵先打开嗓子,或许是一声清脆的长调,或许是一声婉转的低吟,便引发鸟儿们相约而起的森林奏鸣。圆润明亮的音色、丰富宽广的音域,犹如一支训练有素的合唱团,让这立体的和声回旋在山谷……

晨曦中,弯弯曲曲的林间小路上,看得到夜露湿润的痕迹,路旁杂草和灌丛的叶子上凝着欲滴的水珠,空气里裹挟着微微寒意。远处的山峦渐渐变得清晰起来。天空湛蓝湛蓝的,看不到一丝云。有时也会从山后边慢悠悠地飘出来一两朵,打破空中的宁静。

太阳从高高的磨盘岭后漫射着光芒努力地探出头来。金色的光影从西山顶晃晃悠悠地落进河谷,不一会儿就照遍了群山峻岭。绿色浓郁的山谷,周身泛起淡淡的雾气,使森林焕发出勃然生机。从清晨到正午,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,似乎春天还躲藏在某个山洼里,偷偷地把略带一丝丝清爽送出来。

午后的太阳炙热当头,在海拔 2000米左右的秦岭高山,空气十分纯净,紫外线毫无遮拦地照射下来,烧灼着地面上的一切。在烈日暴晒的旷地上一分钟也无法停留。而此时,人们早已躲进林荫和小溪里去了。茂密的森林和溪谷是遮挡炎炎烈日的天然凉棚。

挺拔苍翠的云杉林搭起绿色伞阵,挡住酷热的太阳。即使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钻进来,也早已失去了气焰,悄悄地趴在地上。每棵树最低的枝从大约两米高的地方平直地向四面伸展,相互搭接,如屋子的顶棚。厚厚的松针比地毯还柔软。林下空地宽绰的足可容纳数千人。人们在林子里休憩、聊天、娱乐。孩子们轻盈的笑声在林间的秋千上荡漾着,年轻人海阔天空地聊着,玩牌人的争执声不时传来,一派悠然自得、和谐快乐的气氛。清晨的寒意没了踪影,但一阵阵微风依旧舒爽,带来惬意的享受。

有溪流的山谷更是绝佳的清凉地,那分散在沟谷里如叶脉般的小溪神秘地掩藏在绿树之下,让人产生探究的欲望。九曲萦回的溪谷总会出现几个如银练般的瀑布,使人流连忘返。赏着翠竹婀娜的舞姿,迎着微风轻送的水雾,轻轻撩起终年在林荫下流淌的、沁凉沁凉的溪水,拍湿面颊,淋湿手臂,就足以消除盛夏的炎热了。离神龟不远,就有一条溪谷。沿着溪畔转折上数百米,溪流的水声渐渐厚重起来。寻声而去,在一礅着绿衣的大方石背后,是一处精致的瀑布。山的转弯处,一块连山石直突到对面坡脚里,像一头黄牛横卧着,被两边的山藏了头、匿了尾,只亮着一侧光滑的脊背。溪水从它的脊梁上平铺开,顺着脊背哗啦啦流下来,如飘下的一片白纱。那不经水的地方,长满湿漉漉的青苔,绿茸茸地铺进两岸的草丛里。拐过山角的另一处瀑布显得娇小而羞怯,形成跌落的岩石略显陡峭,顶端却很平坦,只是在接近对岸时,岩石向外悬空挑出一个小小的檐。大量的溪水从平坦的水口均匀地落下,挂出淡淡的一幕水帘,如羽纱垂落。少量的溪水顺檐流出,自然分成一大一小两股直泻的水柱,恰恰注入岩石中间一个天成的石窝里,复又溢出来,顺着光滑的石壁流下,水质清澈透亮,石壁的暗痕和裂纹清晰可见,若不是水光在闪动,真不知水去了何处。小溪谷的潭瀑无法和黄果树的媲美,也不会有壶口的壮观。虽没有“飞流湿行云”的气势,但却有“溅沫惊飞鸟”的意境。在这幽深幽静的溪谷里,享受的是溪水和绿意滋润过的清凉。

这里就是美丽的通天河。

通天河水蜿蜒向东数十里,从源头汩汩的山泉开始,一路汇集了九条溪水和无数不知的暗流,在挤满乱石的河床上蛇行,直汇入小峪河,汇入嘉陵江里。在河流高低错落的地方,湍急的流水涡旋出许多大小不同、深浅各异的潭。潭水清澈见底,小鱼儿三五成群地穿梭游荡,螃蟹在河床沙石间横行,米粒般大小的河虾,弓着身躯在浅滩里窜来窜去。人们经常涉足的是碧绿的仙女潭和宽坦的洗心池,这里曾经是孩子们戏水和垂钓的地方,如今已是游人纳凉的一处小景了。阵阵轻风顺河面吹来,掠过身躯,倍感舒心。

橘红的太阳,闪着疲倦的光芒,渐渐地落到西山去了,天色慢慢地转暗,星星次第点亮,挂满晴朗浩瀚的夜空。月亮有时要到深夜才能摆脱山峰的阻挡,光顾这片土地。山谷里万籁俱寂,夜晚的凉意使人无法在院子里久留。有时游客们会聚集在大院子的中间,燃起一堆篝火,在音乐声中欢快自由地唱着跳着,尽情享受山中清爽的夏凉……夏日,在清爽的通天河,还有什么奢求呢! (郭仕强)